• 简体中文 English
    关注|超70家央企149.2万亿资产将面临洗牌!央企金融资产大整合来了~
    时间:2019-02-18 14:24:02

    日前,经济观察报获悉,监管部门正考虑采取划转、出售等方式,将部分央企旗下的金融资产进行整合,接盘企业不排除包括光大、中信?#21462;?#32780;被划转后的央企,原则上将不再被允许再?#23637;?#25511;?#19978;?#20851;金融企业。


      据悉,上述正在商议中的操作,国资委正在研究提供一份专业的管理办法,就如何划转、出售等提出意见。同时,针对央企金控平台的专项管理管法,也正在由中国人民银行牵?#20998;?#23450;,待时机成熟将择机发布。这些具体操作政策的参与者还包括财政部。


      一家央企金融子企业已经感受到不断趋严的监管力度,半年前,其准备的投资银行和证券两个项目,被监管部门?#22411;!?/span>


      与对央企微观层面非银行金融机构项目监管趋严同步的,是正在推进的防范金融风险宏观政策层面的收紧。


      2018年4月,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?#23478;?#35265;》(资管新规)正式出台。随后的6月,《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?#23478;?#35265;》(《意见》)?#26009;唷?#20004;份重磅文件的出台,正式拉开新一轮央企金融企业国有资产监管的帷幕。


      前述央企金融子企业的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:“2017年已经有难做的迹象,2018年更难做。宏观层面去杠杆力度越来越大。2018年资管新规和《意见》出台后,监管部门对于计划外投资的实质性提前审查越来越严格。这一点尤其体现在新增的投资计划审批上。”


      这一切的发生不是巧合,与该央企金融子企业类似的,还有更多家央企金融子企业面临考验,而更大范围、更深层次的金融资本布局调整还在后面。


    洗牌


      根据国资委在2018年10月公布的《国务院关于2017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》,中国金融企业国有资产(国有资本应享有权益)主要分布在财政部管理的中央国有金融企业、金融管理部门管理的金融基础设施类机构、中央企业集团(非金融)管理的下属各级金融子公司,以及地方金融企业。截至2017年末,上述金融机构资产总额241万亿元,负债总额217.3万亿元,形成国有资产16.2万亿元。


      对于中央企业来说,国有资产分布呈现出分散的态势,金融企业国有资产则集中在中央本级。在全国金融企业集团中,中央国有金融企业资产总额149.2万亿元,国有资产10.2万亿元。


      一个未能得到官方证实的数据统计?#20801;荊?6家中央企业中,超过70家企业旗下直接或间接控股着金融企业。根据国资委、财政部、央行等部门准备提出的新管理要求,未来整合的重点之一,便是将这些涉足金融业务的金融子企业进行整合。


      据悉,之所以在此时将划转整合央企金融资产提上日程,与此前一批非银行金融机构频繁爆雷,尤其是部?#20013;?#32463;营业态?#21483;?#20986;现问题不无关系。更早可以回溯至2013年,监管层开始就资?#23601;?#23454;向虚,尤其是国有企业,乃至央企更多并购金融企业的行为进行限制。至2018年,基于实体经济困境、近一半央企主营业务亏损的状况,近一年来顶层一直在讨论国资、财政要贯彻中央国务院防?#26029;低?#24615;防范金融风险的要求。


      在微观层面,2018年下半年一些地方已率先行动,部分地方国企金融资产被划入地方财政局。不过最终央企金融资产如何划转,如何实现垂直监管,这一议题仍有待进一步讨论。


    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文宗瑜分析表示,如果进行划转重组,有望解决金融资本过于分散的问题,以央企为例,目前央企旗下的金融资本比较分散,如果能将分散的资本集中整合到金融业务占比相对较高的企业,会更有利于国有金融资本布局的优化。


      不过,如果正式划转,被划转后的金融子企业,将如何服务原有企业集团的核心主业?


      文宗瑜建言,对于服务集团核心主业的金融业务,有一些属于财务公司,这一块可以继续保留。划转的重点,可以放在银行、证券、保险及信托这几块上,央企里涉及服务主业的财务管理公司等非银行金融单位,要进行非银行金融备案,最好不要划转。


      值得注意的?#29301;?#27492;次划转在新一轮国企国资改革中尚属首例。上述划转工作早在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后便开?#35745;?#21160;,财政部、国资委联合推动。涉及其中的企业正在上报即讨论方案的过程中,身为国资监管部门的国资委,将拿出一份整体方案,对于究竟哪些金融业务保留,哪些企业划转提出明确要求。


      截至目前,监管部门已经做过一?#36136;?#29702;统计,摸底范围从央企一级子企业到旗下各级子公司,尤其是对于参股金融机构的企业做了详细统计。


      按?#23637;?#36164;委的规划,2019年将?#20013;?#20248;化国有金融资本战略布局,提高配置效率。一是统筹规划国有金融资本战略布局。适应经济发展需要,合理调整国有金融资本在银行、保险、证券等行业的比重,推动国有金融资本向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、重要基础设施和重点金融机构集中。优化竞争性国有金融机构股权结构,通过减持、引资、扩大对外开放等适度降低国有股占比,扩大民间资本股权,既减少对国有金融资本的过?#26085;?#29992;,又要?#32321;?#22269;有金融资本在金融领域保持必要的控制力。


      在这一波整合过程中,除了划转,还有出售。一名央企金融上市子企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,将来金融业务肯定会?#20013;?#25910;紧,面对金融业务需要积累人才、积累经验及资金实力的情况,未来会逐步确定究竟哪些央企能继续干金融业务,哪些不能干。他说:“不能干金融业务的要择机出售金融资产,该给谁给谁。”


      文宗瑜表示,现在两个边界很清楚,一个是产业型国有企业不要去?#23637;?#37329;融企业,第二个国企里?#23637;?#30340;金融企业,如果业务占比很小,就需要整合,整合的方式包括国有股权划转,也包括出售股权转让。


      中国企业改革研究会研究员周丽莎则认为,在考虑划转的同时,还要考虑出资人代表机构在国有资本的经营中应有明确的“责权利”。明确出资人代表机构的主体地位及其责权利,促进向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监管方式转变。


      在周丽莎看来,国有企业的金融资本更重要的功能是服务产业布局、推动创新产业发展,通过出资人代表监管,按照权责统一的市场化原则,促使出资人代表机构更加注重新增国有资?#23601;断?#20248;质创业板及正在探索的科创板混合所有?#32856;?#26032;技术企业,助推产业经济高质量可?#20013;?#21457;展。所以,国有金融资本的有效监管应以出资人代表为主体,实现有效监督,落实产业与金融相结合,更好地服务国家产业布局。


      随着央企金融资本的洗牌演进,国有资本布局正逐?#25509;?#21270;,集中?#26085;?#36880;步提升,“有进有退”的良性态势也在逐渐成形。


      不过,这也意味着,一?#20013;?#30340;洗牌即将来临。一系列宏观层面的政策调整,将垂直带动各大金融机?#36141;?#37329;融企业,重新定位。


    强监管


      强监管,是不可逆的趋势。


      一家央企金融子企业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:“现在,监管部门提前审查的第一项是投资方向,看项目是否符合国家鼓励和倡导的行业和产业,如果和企业核心主业关系不是太大,国资委不会支持。审查的第二项是投资金额,如果金额过大,怕引发风险,一旦引发风险,对整个集团都有影响,所以监管审批时,并不希望某一个项目金额特别大。”


      该人士心中明白,计划外投资项目的审批,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了。不过她仍心存一?#32943;?#26395;:“我听说国资委未来可能会重新考量被?#22411;?#30340;项目是否可以重启,目前不少央企的投资项目都受到了限制。”


      但?#29301;?#36825;家央企金融子企业的内部人士又打消了重启项目的念头。因为原本计划外投资计划的申报,只是在?#20302;成?#36755;入投资计划就可以,由企业集团总部自己来批。2018年下半年以来,尤其涉及到非主?#20302;?#36164;,需要提前写明申报项目的各项信息,只有国资委先点头,才能放进集团投资计划里。


      换个角度看,2019年国资委宏观层面的金融业务管控思路已经清晰。即严控金融业务,防止脱实向虚。


     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国资委获悉,2019年,国资委将强化对期货、信托、基金等金融业务管控,探索建立金融业务和投资基金分类管理及备案制?#21462;?#20005;控金融业务新增投资,对主业经营效益不佳、产融结合效果不明显、风?#25214;?#24739;?#27927;?#30340;存量业务进行清理整顿。


      与国资委监管思路相呼应的?#29301;?#19978;述央企金融子企业项目被?#22411;?#30340;原因之一,在于“偏离主业?#20445;?#22240;为两个项目一个是投资银行,一个是投资证券,被认为属于控股型或者战略型持股比例比?#27927;?#30340;投资,与集团核心主业关联度不够。


      中国企业改革研究会研究员周丽莎提醒道,国有资本监督和管理的两项权责,“监督”是作为出资人防控风险职责,主要是?#20801;?#26435;进行监督。“管理”是管资本为主,考?#21496;?#27982;指标,从放活的基础上下放相应权责。作为国有金融资产,也是国有资本的形式之一,不能仅仅考虑“管理”职能,更需要考虑“监管”职责,通过国有资本出资人履行监督职能,能更好地防控投资风险。


    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文宗瑜认为,严控金融业务新增投资、严控国企旗下金融子企业的大方向不可逆,尤其要控制产业型央企扩大金融的规模,比如已经?#23637;?#19968;家信托公司的前提下,还要?#23637;?#31532;二家、第三家,是需要慎之又慎的。


      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“国企金融发展不要再盲目,毕竟最终严格意义上是要服务发展实体经济,将目光转到第一产业、第二产业上?#30784;?#23454;体经济创造价值,金融业是服务业,是虚拟经济,提供服务,分割利润。如果企业一窝蜂忙着搞金融,谁去创造价值?”


      有同感的央企不止一家。五矿资本的相关人士对于未来的金融监管形势判断是更趋“严、紧、硬?#20445;?#37329;融领域风险将进一步加速暴露,行业将进入规范理性发展期,整体盈利水平将呈现趋势性下降,通道类业务将受到严格限制。


      根据五矿集团公布的数据,2018年末,五矿集团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1.86万亿元,同比增长10.6%,其中,资产总额9115亿元,同比增长6.6%,五矿资本管理的金融资产9499亿元,同比增长14.7%。


    监管细则与立法


      与央企国有金融资产紧密挂钩的,是日渐庞大的央企金控平台。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,随着金融业务的发展成熟,截至目前,已有包括中国石油、中航工业、国家电网、中粮集团、五矿集团、国开头、中广核、宝武集团、华电集团、国开投、中化集团等超过20家央企建立起金控平台


      周丽莎表示,这些金控平台通常承担对集团所属金融业务的统一管理、风险防范、资本运作、业务协同、产?#20302;?#36164;等功能,并牵?#26041;?#34701;企业与产业对接,在集团为金融企业争取扶植政策与市场空间,促进金融企业相互协作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扣住了金控平台的金融资本管理,便是扣住了央企金融资本管控的关键一环。


     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,一份关乎央企金控平台监管细则的管理办法,正在由中国人民银行牵?#20998;?#23450;。


      与金控平台管理办法同步推进的,还有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等方面的立法。2018年6月出台的《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?#23478;?#35265;》,翻开了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工作的纲领性一页,与此同时,国有金融资产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还在渐进提升之中,一些体制性、机制性和结构性矛盾与问题依然存在,金融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法制建设仍不到位。


      据悉,下一步,监管部门将继续研究建立统一的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制度,明确出资人的权利、义务和责任。按照市场监管与出资人职责相分离的原则,理顺国有金融机构管理体制。落实凭借国家权力和信用支持的金融机构纳入国有金融资?#23601;?#19968;管理,建立重点金融基础设施财务管理制?#21462;?/span>


      文宗瑜表示,退一步说,其实当务之急不仅仅是出台管理办法,而是如何将已经出台的金融监管相关管理条例尽快落实到位。


      他说:“金融问题的解决,最终无论是面对国有金融问题,还是面对整个金融体?#32856;?#38761;,要做到三点内容,一个是加大开放,因为金融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依旧包括国有垄断,在此基础上行加快市场化;第二个是公开?#35813;鰨?#36825;是解决问题的办法;第三点是加快改革。”


      文宗瑜开出的三个“药方?#20445;?#26159;为了谨防身处现代服务业领域的金融业陷入恶性循环。未来随着开放程度越来越高,市场竞争程度越来越激烈,运行要求更加规范。在他看来,根本问题是国有垄断,垄断也意味着行政监管越来越严。


      值得注意的?#29301;?#26410;来有望建立专门针对金融企业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,以期用来规范金融企业与国?#19994;?#25910;入分配关系,准确?#20174;?#25910;支预算。


    风险防范



      那家被?#22411;?#39033;目的央企金融子企业的内部人士说:“我们看得越发清楚了,未来我们主要就做两件事,第一件事是服务集团主业,第二件事是防范风险。”


      按?#23637;?#36164;委的最新部署,防范风险被列入了金融业务管控的日程表上。2019年,国资委将规范开展金融衍生业务,严守套期保值原则,严禁任何投机。建立从集团公司到金融子企业的多层次风?#23637;?#25511;体系,加强金融业务运行监测,强化金融与产业间以?#26696;?#37329;融子企业间的风险隔离。


      周丽莎认为,金融业务?#25214;?#22238;报与风险暴露高?#26085;?#30456;关,且所面临的风险很多是外部?#20302;?#24615;风险,具有不可预见性和突发性,因此产业集团在金融业务的选择和规模控制上非常重要,主要从?#23653;?#20123;相对成熟、风险可测的金融业务,金融风险资产的规模不能超出产业集团所能支撑的信用能力范围。因此,未来?#21483;?#24314;立专门的金融业务风控体系。


      五矿资本相关人士表示,五矿资本已经在调整内部的发展战略和治理运营思路,主要思路包括“严控各类金融风险,有效解决在手及潜在风险项目,严格筛选新项目。”


      据透露,五矿资本正在优化决策授权体系,试图厘清各单位职责权限,明确授权事项和规模,使得“责、权、利”得以统一,管控重点更加清晰,管控效?#23454;?#21040;提升。


      为了降低未来风险集中爆发、相互传染的发生概率。五矿资本内部颁布了风?#23637;?#29702;政策,确定战略风险、?#31361;?#20449;用违约风险、行业政策风险等十大风险;畅通风?#25307;?#24687;?#20302;?#28192;道,加强应急事项报?#20572;繁?#37325;大风险第一时间得到有效传递和处置;并进行创新项目风险评估,试行“同步评审?#34987;?#21046;,辅助科学决策,数据统计?#20801;荊?018年参与评审840亿元,批准650亿。


      据悉,下一步,五矿资本还将加大风险排查处置力度,对房地产、金融投资等重点业务进行专项排查,落实风险防范和整改措施。


      文宗瑜认为,未来要进行细分,金融服务要专业化,产业重心要放在提高科?#21363;?#26032;能力上。

    (来源:经济观察网 作者?#21644;?#38597;洁)

    河南11选5手机版